【大會主題報告】藝術和心靈:表達藝術治療和深度心理治療  |  Linda Carter

Art and Psyche: Expressive Art Therapy and Depth Psychology Healing

Linda Carter MSN, CS, IAAP

藝術和心靈:表達藝術治療和深度心理治療琳達·卡特MSN, CS, IAAP

12th National Conference of Analytical Psychology and Sandplay Therapy

Northwest Normal University, Lanzhou, Gansu Province

November (26-28) 2021

第十二屆全國分析心理學與沙盤遊戲治療學術會議

西北師範大學,甘肅蘭州,1126-28


   你好!這來自美國對中國的問好!請原諒我不能用你們的語言來演講,真對非常抱歉!同時非常感謝善良和勤奮的譯者們。我很榮幸和感謝能被IAAPISST以及中國分析心理學學會(CSAP)和中國沙盤療法學會(CSST)支持的分析心理學學會邀請來做這個演講,同時非常感謝PsyheartJoy,她是我為您安排這次演講的聯繫人。


我也很抱歉沒能給你們現場演講,讓觀眾有一個提問和回答的機會。因為今天是我們美國的感恩節假期,所以我不能參加。不過我確實不想錯過這個重要的會議,所以我來了,即使是通過視頻。我期待著,在不久的將來,當旅行再次足夠安全時,我可以再次訪問中國。感恩節是我最喜歡的節日。這是表達感激之情的日子。本著這種精神,跨越千裏,我衷心感謝中國的被分析者、督導師、學生和同事,他們慷慨地歡迎我進入他們的生活,並讓我領略中國古代和當代文化的豐富和深度。你們讓我瞭解了你們的國家同時也瞭解了我自己的國家。再次謝謝你。你好!


儘管我們可能會被不同的語言和特定的辭彙所分隔,但通過“藝術與心靈”工作組與ARAS(原型圖像歸檔研究)在新冠剛爆發時所合作開發的“每日圖像專案”的圖像和象徵,我們在精神上有了一個團聚。這個專案的靈感始於20202月,當時我開始從中國的被分析者、被督導者和學生那裏聽到有關新冠病毒的消息,他們志願為在武漢嚴格封鎖條件下生活的人們提供危機熱線支持。這些勇敢的年輕治療師們在非常複雜和令人焦慮的環境下竭盡全力。最初我希望的是,在那段面臨許多未知的可怕時期,邀請一些來自深度心理學社群的人提供一些連接與陪伴的圖像。時間就是關鍵,因為病毒正在世界各地蔓延,痛苦的程度是深刻和直接的;一開始,我們幾乎不知道全球每個人都將會受到疫情的深刻影響。我們很高興ARAS 董事會同意和我們合作,在他們知名的網站上製作這個專案,讓世界各地的人們都可以接觸到。


   我們的專案名為“全球危機時期的藝術:連接與陪伴”,旨在通過以服務為導向的外展活動,用深度心理/心理動力學的藝術干預來應對新冠疫情下最初的全球封鎖。每天通過提供帶有簡短評論的圖像,我們建立了一個不斷積累、觀眾可以隨時免費訪問的“虛擬畫廊”。


   從2020413日開始,該畫廊每天(每週五天)展示一幅數字圖像,並附帶評論/回饋,除發佈在ARAS網站上,也通過電子郵件發送給訂閱訂戶,和在其他社交媒體平臺(臉書、推特等)進行推送。在新冠病毒流行的初期,我們邀請了一個由藝術家、治療師、作家和學者組成的國際網路進行投稿。很快,除了約稿人,很多來自世界各地的志願者也在聽說了我們的專案後作出了自己的貢獻。圖像反映了一系列數字媒體,包括原創藝術品、知名藝術家的創作、照片、雕塑、古代作品、音樂、視頻等。


   我們收到了100多件作品,其中50件來自5大洲18個國家。網站每天的流覽量超過4000次,來自160個不同國家。代表國家有澳大利亞、奧地利、巴西、加拿大、中國、丹麥、法國、希臘、匈牙利、印度、義大利、哈薩克斯坦、馬爾他、瑞士、泰國、突尼斯、英國以及美國的各個地區和州。


圖片附帶的評論是用英語以及參與者的主要語言發表的,我們還提供了翻譯鏈接,以便全世界們都能訪問。中國的同事幫我們找到了一個可以從英文翻譯成中文的網站,我們開始在每一張新的圖片和評論中添加這個鏈接。起初,我們希望將每條評論翻譯成盡可能多的語言,以符合我們的包容性使命,我們發出了招募翻譯人員的呼籲,反響出乎意料地熱烈,評論被翻成各種語言。不幸的是,最後我們不得不放棄這個想法,因為它所涉及的工作量實在超出了我們的管理範圍,那時我們的專案才剛起步。


我想給你們看一些例子,讓你們對我們正在做的事情有個感覺,以及在ARAS虛擬畫廊上你還能看到什麼。


我們從艾農早期的提交的經驗中瞭解到,有時我們需要留出超過100字的篇幅,以便包含文化背景資訊,我們開始看到這個專案的一個方面與跨文化教育和分享有關。例如,這幅畫以及青蛙和女媧在中國古代的意義的的解釋可能是大多數中國人非常熟悉的,但對西方人來說卻不是。就像提埃波羅的歐洲天使形象對亞洲人來說可能是全新的,但意義非凡。在疫情早期,在跨越許多英里的不同大陸上,我們很多人還生活在封城的狀況下,面對著很多未知與恐懼,通過“同一天的同一張圖片”我們可以欣賞到彼此的異同,體驗到彼此的連接與相伴。從20204月至6月期間,疫苗接種只是寄望未來的一個渴望,我們對這一疾病的科學和過程知之甚少。截至202111月,這一疾病最終將導致全球500多萬人死亡。


   當我給你們念我們的使命宣言時,請閉上你的眼睛,試著回憶在20204月,當世界各地都受到一種無形的、知之甚少而致命的病毒的威脅時,你的感受是怎麼樣的?“藝術與心靈”工作組和ARAS希望通過藝術的分享找到一條連接的線。無論是過去還是現在,藝術超越了文化和時間,令我們可以在當下彼此聯繫,也可以與早已死去的祖先聯繫,以尋求希望、智慧和慰藉。


現在,請閉上眼睛,聽我為你們朗讀《使命宣言》,試著回憶一下你們在20204月的感受,聽一聽在疫情初期的那段時期可能聽到的聲音。


請放鬆,深呼吸兩次。


所有種類的藝術,就像病毒一樣,超越了世俗的界限和時間。故事、繪畫和音樂中的基本模式將我們與不同文化聯繫在一起,並與那些連接數英里樹木的根莖系統產生隱喻性共鳴。我們正處於全球危機時期,新冠病毒的傳播加速,政治問題比比皆是,股市崩盤。世界各地的隔離和封鎖正在築起圍牆,我們越來越與彼此和自然世界隔離。我們整體上受到病毒的感染,我們也在心理上受到深刻的全球/原型焦慮的感染。為了緩解強烈的孤獨感和對感染的恐懼,我們每天發佈圖片,在這段充滿痛苦與鬥爭時間提供陪伴。通過內容、顏色和形式,我們希望各種的藝術表現形式能讓觀眾體驗到共情性的相互聯繫:從那些傳達希望和安慰的東西……到其他反映/放大了我們已經非常熟悉的混亂和動盪。生動的圖像和符號(帶有內在的矛盾:有時暗示或微妙的,有時直接或清晰的)潛在地提供了連接,作為孤立感的替代。歸屬感對幸福至關重要,對生存來說也是一樣。藝術表達的東西往往不能單獨用語言溝通。目前,我們的專案專注於視覺圖像(和描述性的評論,而不是解釋),這可能會刺激並推動我們超越語言,進入一種延伸到其他人和整個環境的社區意識。


當您準備好了,請深呼吸兩次,然後睜開眼睛。


對於“藝術和心靈”工作組來說,重要的是:我們不僅分享感覺良好的圖片和評論,而且還分享一系列的情感/心理體驗,以滿足人們當時“彼時彼刻”的需求。這意味著包括可能會讓一些觀眾感到不安的藝術作品和描述。下麵是一個例子。


我將從這張幻燈片中讀到以下內容。這幅圖片和評論是由來自米蘭的弗朗西斯科·比薩尼呈現的,所以你會看到還有他的主要語言的翻譯,當然,是義大利語。


她悲傷中的平靜和沉重吸取了她全部的力量......她抱在懷裏的是一個大約九歲的小姑娘,已經死了,但穿戴得非常整齊。她穿著一件純白的袍子,頭髮在她蒼白的前額上分開“答應我不要碰她一根頭髮,也不要讓別人去碰,就這樣把她埋了......再見!塞西莉亞!安息吧!今天晚上我們要到你那裏去,那時我們就再也不會分開了!(摘自A. Manzoni的《未婚》,1837年首次出版。這本書被認為是最廣泛閱讀的義大利語小說之一,因其描述了大約1630年米蘭的瘟疫而聞名。


   這張照片和故事在整個義大利都很有名,但在美國卻不是,也許在亞洲也不是。我們收到了一封來自一個小女孩父親的郵件,當他的電子郵箱收到這張死去的孩子的圖片時,他深感不安。我們的團隊非常認真地對待他的痛苦,並討論了我們內容發佈的倫理問題。


在此期間,一名來自義大利米蘭的成員在周日坐在陽臺上看報紙,由於救護車將患者送往醫院的警報不斷,她不得不回到室內。讓她更難過的是,村裏的墓地沒有地方埋葬死者,屍體被用冷藏車運到離家很遠的地方,沒有家人的安慰,也沒有葬禮的尊嚴。這裏需要強調的是,在已知的社區、家園和宗教儀式範圍之外,埋葬這麼多死者和處理那麼的屍體是缺乏尊嚴的。同樣,在紐約,冷藏車和拖車在醫院外排成了長隊。家人無法看到、觸摸或關心已逝的親人,死去的人們往往孑然一身。


《未婚妻》傳達了死亡的美麗和尊嚴,它是一個有意義的過渡,悲傷是生命本身的一個中心和有價值的方面。我們認為,圖像的敏感和文字的鏗鏘表達了尊嚴的重要性,而在世界各地這一可怕的時期,尊嚴往往被忽視。對於遭受巨大損失的人來說,知道自己並不孤單,而且其他人也有類似的經歷,往往是一種安慰。這通常通過個人故事或藝術的各個面向來傳達。米開朗基羅的《聖殤》(Pieta)既痛苦又壯麗。


這張由米開朗基羅創作的《聖殤》,是西方文化中的一個標誌性的形象,它傳達了西方文化中關於一個孩子的死亡的悲傷和哀悼的深度,我認為這與《未婚妻》中的形象產生了共鳴。在這裏,我們可以看到米開朗基羅在捕捉深刻的悲傷和美的同時,具有非凡的創造力。


在下一張幻燈片中,我展示了埃塞俄比亞裔美國歌手梅克利特在戴著面具的克羅諾斯的四重奏伴奏下,演唱了由佐伊·馬爾福德創作的《總統演唱奇異的恩典》。最近發表在《榮格雜誌》(2021)上的論文《奇異的恩典》,靈感來自於一位患者在一個分析小節結束時分享的這首歌。這篇論文主要圍繞著挽歌的主題展開,我認為這一主題是我們所處時代的特徵,可以通過各種藝術加以緩解。


*我不是想報告聽這種音樂的感覺,而是讓觀眾去聽並體驗三種哀悼的演奏:首先是由佐伊·馬爾福德創作的(2017)、由梅克利特和克羅諾斯四重奏(2020)的《總統演唱奇異的恩典》。


*然後,聽奧巴馬總統在2015626日紀念儀式上演唱的傳統聖歌《奇異的恩典》,這首聖歌啟發了“奇異”的當代作品《總統演唱奇異的恩典》。


*我現在想你去體驗詞作者兼作曲家佐伊·馬爾福德在油管上演唱自己的歌曲。


《哀悼》連同另外兩首哀歌《總統演唱奇異的恩典》和《奇異的恩典》捕獲了我們當下都鑲嵌其中的集體痛苦。通過藝術,這些痛苦得以修改和轉化,相互矛盾的美麗和苦難成為一個被看見的整體。這種音樂有團結人類社會的潛力。雖然我還在努力應對這個被喪失和悲傷包圍的世界(以及隨之而來的針對這種痛苦情緒的集體防禦),但在我被激發撰寫這篇論文之前,我已經花了好幾個星期研究哀悼的主題。


   從猶太教和基督教中,我們知道挽歌是對上帝的呼喚,是對個人和集體悲傷的表達,是對人類苦難的恐怖和辛酸的紀念。悲傷是一種要被聽到的哀怨的哭泣,不應被遺忘或無記。這是向其他人類和神的請願:緊記允許陪伴是旅程的一部分,是通過悲傷的過程來回應一些可怕的災難。哀悼的語言和詩歌就和偉大的藝術、偉大的音樂和偉大的文學一樣,指向了人類的某種創造性和救贖……[靈魂與神的交流]…能夠在周圍的醜陋、野蠻和邪惡中展現出一種美(引用並改寫自賴特2015)(卡特2021)


不同時代、不同文化的哀悼者都通過無聲的哭泣、哀號、慟哭和各種強烈情感來表達他們的悲傷,這些情感似乎將我們與身體上的動物性、讓人撕心裂肺的喪失的本質聯繫在了一起。如前所述,人類已經將苦難轉化為歌曲、詩歌、挽歌、哀歌、歌謠以及歷史上各種各樣的藝術;我用寫詩作為應對全球哀傷的方式(卡特,2021)


申荷永博士作為《分析心理學雜誌》編委會成員,受邀於2020年參與該雜誌電影與文化板塊的一個獨立但相關的專案,名為《泰坦時代的移情與美學》(Empathy and Aesthetics During Titanic Times)。他寫了一篇關於一個藝術展覽和展覽藝術家的夢想相關的、連接與悲傷的共時性體驗的文章。


此外,他和同事在中國文化背景下,在鼠年期間舉辦了一場有意義的儀式,為一只在臨死前突然造訪的小動物——鼩鼱舉行葬禮,最後它死在了他們的腳邊。申博士以一種觸及全球普遍存在的深層的悲傷來帶領這一儀式。北京中央美術學院的畫家李陽,當時正在中國分析心理學學會所在地洗心島參觀,他拍下了這張照片。這張照片捕捉到了死亡和轉化的象徵意義,以及申博士、李洋和他們組員們所感受到的多重共時性本質。


簡單概括的話,就是畫家李陽參觀完一個關於“神秘參與”的重要藝術展覽和洗心島後,提供了他17年來所做的夢和藝術創作。鼩鼱意外地出現並死去。組員看到了它的象徵意義,為這只最小的哺乳動物舉行了葬禮。這一切都發生在2020年的中國鼠年,也就是新冠爆發的一年。


   鼩鼱由“鼠(偏旁)”、“句”和“青”組成,“鼠”領首十二生肖,是宇宙起源的原型意象。從神話得知,混沌初開;天開子(); 土從牛開; 人源於陰(); 天地聯接,萬物誕生(申荷永 2020JAP)


對於申博士來說,多重共時性事件在神秘的參與中作為真實/現實的生動寫照一同出現; 藝術與靈魂是永恆的靈感(申荷永2020JAP)



藝術作為一種高峰體驗


通過認識共時性體驗,進入將生活事件置於語境中的、有意義的儀式,通過參與藝術,如《奇異的恩典》的音樂和歌詞,或通過觀看虛擬畫廊的圖像,一個人可以接觸到可能為轉化打開大門的宇宙,哪怕時間是短暫的。


通過藝術,一個人可以進入一種美得讓人無法忍受的高峰體驗,它類似於一個浪尖,當它達到頂峰時,伴隨著覺醒的意識,之後很快就會破裂和崩潰,作為自然潮漲潮落的一部分,並最終返回到源頭;就像愛的圓滿一樣,我們必須明白,失去和分離是不可避免的,是創造和毀滅這一偉大輪回中依戀和歸屬的一部分。


通過這裏呈現的各種例子,我們可以看到,在藝術媒體中,悲傷的情感流露可以被涵容,在傳遞痛苦的同時,也傳遞著創意和美。通過克服哀悼中固有的微妙湧動,眼淚溶解了凝結的、字面意義上的憤怒和對喪失否認所導致的限制,允許自由玩耍和矛盾的出現,這是健康和幸福所必需的孿生能量。一旦這些力量從旨在抵禦痛苦的防禦性限制結構中釋放出來,生命的自然流動就會恢復,這些結構本意是保護人們免受痛苦,但其本身卻是有毒的。沉浸在健康的悲傷中可以解放遊戲和矛盾,這為誠實的情感釋放打開了大門,導致超然體驗和在“恩典狀態”中的充實。


   恩典被理解為由神賜予的,並潛在地提供和解、團聚、救贖和新生的可能性(卡特,2021,27-28)


雖然肉體會消亡,個人記憶會褪色,但人類共同情感和文化的殘餘會通過藝術留存下來。我們可以在關於泰坦涅莫西涅的神話中找到這個概念的隱喻,泰坦涅莫西涅的名字翻譯自希臘語(Μνημοσύνη),意思是記憶/記憶。像她的其他種族(不同於擬人的奧林匹亞人)一樣,作為泰坦女神的涅莫西涅沒有形象和形狀(儘管羅塞蒂對她有著美麗的想像),但當她化身為她的女兒繆斯女神時,她的影響得到了體驗。從遠古時代開始,我們就認識到它們的存在,因為它們激發並通過藝術、文學、詩歌、音樂等創造性作品表現出來。的確,我們可能無法有意識地回憶起不是我們自己經歷過的、不是由直系親屬報告的、或者是在學校裏記住的歷史細節,但我們可以感覺到情感意義和一種超越的認知,通過藝術從早已死去的祖先那裏含蓄地傳遞了下來。這些珍貴的遺物不僅僅是簡單的實物提醒;它們充滿了情感和意義,這些情感和意義已經存在了數千年,遠遠超過了它們的創造者的實際死亡時間。我們現在知道創傷通過表徵遺傳代代相傳;似乎我們也可能通過類似的機制傳遞積極和創造性的模式(Carter 2021)


所有的藝術、文學和音樂都被體驗為“過去的現在時刻”。著名的嬰兒研究者丹·斯特恩(Dan Stern)恰當地指出,一旦一個此時此刻被意識到,這個時刻就成為過去的一部分(引用至他關於此時此刻的書)。的確,藝術形成了跨越時代的聯繫和橋樑,並在當前時刻具有活躍的潛力;逝者的聲音、文字和形象繼續存在,並幫助編織集體文化的結構。我們總是不可避免地受到死者的影響。



   合作性工作和遊戲的價值


我想談談我們作為“藝術與心靈”小組成員所體驗到的療愈價值,這是一個由五人組成的團隊,擁有共同的價值觀和服務承諾。在這個專案中,我們得到了ARAS董事會的支持和協助。正如希拉裏·克林頓(Hillary Clinton)所說,“這需要一個村莊。”我想給你們看我們小組所有成員的照片,這樣你們就可以看到,在展示的作品之外還有真實的人,他們在背後支持這個專案並做出貢獻。


艾米既是ARAS的成員,也是“藝術和心靈”工作組的成員。我們5個人一起製作、開發和策劃了50幅圖像及其評論。


我們五個人定期會面,共同創作、發展並一起想像製作每日發佈的圖片。不是一個人發明了“連接和陪伴”。它是一個自下而上的湧現系統的結果,在這個系統中,每個成員都對思想的闡述和構建做出了貢獻。就像分析性環境、案例督導或具有共同願景的沙盤遊戲一樣,我們共同創造了一個正如多爾卡夫所描述的“自由開放的空間”,我們在這裏一起玩耍,在小組會議中相互交流想法和可能性。正是通過一個人內心的互動或與他人的互動,新的生命誕生了。榮格可能會把這種有趣互動的湧現的結果看作超越功能和榮格分析心理學的核心。通過互動進行的自由遊戲對於生活和認知學習都是至關重要。創新和發明就是從非指導性的自由遊戲中誕生的。


從史蒂文·詹森(Steven Johnson)關於複雜適應系統(Complex Adaptive Systems)和湧現理論的精彩論述中,我們瞭解到,新的想法不是像雅典娜從宙斯的頭上長出來一樣,直接從一個人的頭腦中產生。相反,我們總是受到周圍人的影響,因為從二元互動到和家庭、朋友、社區、國家,乃至世界各地的群體,我們不斷地被嵌入在同心圓中。此外,我們受到歷代祖先的影響。新想法是直覺與他人直覺相碰撞的結果。它是基於直覺而不是已知事實的感覺或猜測。重申一下:新想法是與別人的直覺猜測相聯系的直覺猜測的結果。就新思想而言,整體大於部分之和,這似乎是真的。事實上,發明更多地產生於人口和想法更多樣化的城市:這種多樣性增加了創造力。通常,創新產生的時候不是在有意識地思考一項新發明,而是在飲水機旁、喝咖啡休息時或午餐時與他人在輕鬆的狀態下玩耍。在這種放鬆的時候,思想是自由的,各種可能性可以從潛意識中產生。很多時候,有意識的自我導向的焦點抑制了來自個人和集體無意識的創造性方面的真實表達的進化。這些觀點與朵拉卡爾夫的“沙遊要求自由、開放的空間”、溫尼科特的“過渡空間”、比昂的“作為心理治療專家,我們必須在工作時進入無憶無欲狀態”的觀點產生了共鳴。思想和身體的自由是無意識湧現和呈現的需要。


在很多方面,“藝術與心靈”工作小組在開發每日圖像的專案時無意中使用了榮格的積極想像和擴充性方法。榮格在1925年塔維斯托克講座上發表的《超越功能》一文中指出:“要想進入積極的想像體驗,必須拋開自我意識,跟隨情緒進入可以與無意識內容進行接觸的閾值狀態。”他很清楚理解會隨之而來。我想強調的是,感覺是第一位的,理解是第二位的。大腦的進化研究和神經科學已經證明了這一點。


       Joan Chodorow指出,積極想像與心靈的自然療愈有關,是一種單一的方法,但它可以通過許多不同的形式表達,包括繪畫、寫作、雕刻、舞蹈和其他各種表達形式。我想補充的是,沙遊是一種積極想像的形式。


積極想像是意識自我邀請從無意識中湧現出來的多重自性建立關係的一種手段,通常是通過有意識的白日夢來達成。運用積極想像技術,一個符號通過意識與無意識的結合而合成並產生,並作為超越功能而出現。


在無意的情況下,我們的小組會議是在一起玩耍的會議,在一種有趣的團體積極想像的形式中進行。榮格指出,積極想像力要求幻想被賦予盡可能多的自由玩法。我認為“藝術與心靈”工作組成功地實現了一個自由開放的空間,為一個合作專案共同創造創意性的環境,並擴展到由來自世界各地的貢獻者們一同創造,我們一起以日常圖像和虛擬畫廊作為一種大規模的超越功能的體驗,


此外,在無意識的情況下,“藝術和心靈”工作組進行了大規模的團體擴充化,試圖與我們想像中的世界各地其他人在2020年初新冠封鎖初期所經歷的體驗相匹配。我們可以說,將這個專案維繫在一起的潛在原型主題是:在一個全球對未知的恐懼和對孤立焦慮的時代,人類對相互連接和陪伴有著共同的需求。


來自不同文化的象徵性圖片和一個共同的原型能量相連接,最終和虛擬畫廊的藏品一起形成一個相互關聯的作品主體,並繼續在ARAS網站上展出。藝術有一種傳達,喚起並允許意義出現的能力,將世界各地的人們聯繫起來。


該虛擬畫廊繼續在ARAS網站上展出,可以通過以下網址訪問:https://aras.org/special-feature


我想在這裏提供一些關於榮格的擴充化技術的想法,以及我們如何將其應用到我們的專案中。


榮格在許多方面都極具天賦,特別是他能夠將被分析者當前的生活狀況或夢境與神話故事、童話或藝術形象相匹配。榮格有能力看穿他的病人呈現的無意識的更深層次,並認識到他稱之為原型的基本形式和過程。他的類比方法稱為擴充化,實際上是在宏觀層面上進行模式匹配,將患者的困難模式與集體跨文化主題聯繫起來。榮格的擴充化是通過寓言故事、神話或意象,與患者的夢或生活狀況的原型基礎產生共鳴,從而建立聯繫的一種解釋。


當病人的生活狀況和一個神話主題或藝術意象能夠準確配對,並在一個共同構建的分析性關係中被啟動,真正意義上的情感共振(至關重要)可以在原型的水準上被感受到。這個在“中間”發展的意象代表了在一個意識的二元狀態”中兩個思想、兩個身體、兩個心理會有意識地,無意識地和非意識地相會、互動和合成。嬰兒研究人員稱之為“相會時刻”,榮格學者們稱之為“超越功能”。通過直覺或預感,“藝術與心靈”工作組和回應我們關於“連接和陪伴”原型主題的投稿,和世界各地的人們作為個人和集體的感受有著驚人的匹配。通過網路空間,們能夠通過藝術和符號幫助那些對全球虛擬社區感興趣的人建立聯繫。明確的想法當然包含在圖像/評論選擇和策劃的過程中,但我們的小組主要是對當時突發的情緒做出反應。這些關於積極想像和擴充化理論想法需在專案結束後隨著時間的推移才形成的。同樣,榮格認為:情感或感受第一,理解或認知第二。


榮格的擴充化不需要希臘和羅馬神話、哲學或歷史知識。擴充化作為一種治療技術,需要將從古代到現在的故事、各種文學、藝術、詩歌和音樂等與患者生活狀況或夢想中的潛在模式相匹配。為把榮格的擴充化作為一種方法,我鼓勵心理學的學生廣泛閱讀、參加音樂會和藝術展覽,但要跟隨你感興趣的東西。通過這種方式,學生發展了一套通過神話、世界宗教傳統和藝術來表達的模式,這些模式可以被調用,以匹配診室中病人提出的潛在原型配置。榮格可能擁有過目不忘的記憶力和非凡的智慧,他受過古典教育,是一位訓練有素的醫生,一生閱讀廣泛;因此,他擁有許多高度發達的技能,可以將其帶入任何臨床時間。事實上,與比昂一樣,榮格試圖通過暫停先入為主的觀念來吸引患者。然而,他和比昂都擁有非凡的天賦和豐富的技能,這些技能最初是通過訓練和實踐明確獲得的,但隨著時間的推移,自然而然地落入了隱性領域。就像爵士音樂家從旋律過渡到即興創作一樣,榮格和比昂可以通過練習和獲得的技能,把完善的技術變為藝術的工作,也就是榮格通過擴充化進行模式配對的非凡能力。我的推測是,榮格可以輕鬆而巧妙地,在沒有意識的情況下,接觸“音符、音調和和絃”,可以說,隱含在語言認知之外,與患者的體驗進行協調和擴展。結果,病人感覺自己被認出來了,就像魔怔了一樣,我認為我們通常認為的直覺實際上是內在的無意識,非語言領域的因果根源。


   對擴充化的进一步思考


我們常常很難找到詞語來描述創傷性的經歷。也許這就是隱喻的間接意義如此重要的原因。隱喻以圖畫、可能性、未定義的圖像呈現,並允許未知的神秘。


   如果使用得當,擴充化也是一門藝術。它不一定與外顯的意向性一起使用,它是一種抓住了心理叢集本質的湧現現象,無論是對個人還是在團體內團體間運用。



講故事,聽故事,大腦功能和“每日圖像專案”


在神話、故事和敘述中,原型過程不能直接用於意識,而只能以一種神話、故事和敘述的性質間接地為人所知。根據神經科學家丹·西格爾(Dan Siegel)的說法,講述和聆聽故事、生活事件或做夢可以起到一種組織功能,可能會促進左右腦的整合,從而把思想和感覺結合在一起。


   西格爾所說的內容非常重要:講故事和聽故事可以調節大腦。在我們所經歷過創傷的時期,我們發佈的圖像和評論可能為我們從每天的可怕數據和資訊的衝擊中解脫出來提供了機會,從而為失調和過度興奮的神經系統提供了安慰和撫慰,因為那些數據和資訊太多,難以處理了。此外,我們的專案用一種講故事和聽故事的形式,通過隱喻和圖像幫助大腦進行調節,不僅提供了情感和心理上的整合,還可能提供了大腦功能層面的整合。在日常生活中,我們需要平衡和協調左半球的理性思維和右半球的情感和情緒。這種平衡是在兒童期乃至整個生命週期,在調節人類關係的背景下,通過故事實現的。觀看藝術使我們在集體文化社群的背景下與自己建立關係。通過參與藝術,我們感到不孤單。



矛盾、遊戲和藝術


榮格非常理解試圖容忍衝突立場所固有的困境:沒有什麼比玩曖昧更容易,也沒有什麼比活在曖昧中更困難(榮格2009b, 170)。儘管保持這種緊張關係是很困難的,但只有這樣,創造性的空間才會出現。矛盾意味著運動、流動和允許連續性和變化的意願(Sander 1982)。抱持對立和矛盾的張力對於象徵的形成和不同情感之間的流動至關重要。自由開放的沙盤遊戲空間或分析時間應該允許廣泛的情感體驗。也許,日常的圖像創造了過渡性空間(Winnicott),以間接的方式來處理當時無法直接處理的更深層次的情感。在我們這樣的時代,藝術可以提供非常必要的凝聚力。可能,持續不斷的日常圖像帶來了一種凝聚力,在這種凝聚力中,藝術成為了一條貫穿的線,串聯起對喪失恐懼的原型、哀悼的重要性以及個人和團體中恩典潛力的擴充化(卡特,2021)


藝術可以是個人和集體文化擴充化的一種形式。藝術具有抱持矛盾張力的能力,如果過於直接地看待它,這種張力是無法忍受的。隱喻的圖像提供了一個傾斜的角度,然而,它也是對真相的願景,它允許人們更寬容地參與各種困境,這些困境在當時可能看起來無法解決或過於強大,甚至用肉眼直接觀察會感到灼熱。因此,通過進入藝術體驗、神話或我們周圍的自然世界,我們能夠更好地重新發現穩定和治癒的途徑。這樣做會讓我們從局限的、狹隘的、過度關注問題或精神病理性症狀的角度跳脫出,在一個更廣闊的背景下看待我們人類的狀況,這個背景是包容和平衡的,能在更廣闊的宇宙中反映出我們自己的創造性和建設性方面(Carter 2021, 27)。藝術和與自然的接觸就是這樣的門戶。我們的希望是,通過互聯網門戶網站,文字和圖像將被傳遞,以便觀眾可能找到一種急需的社區意識,這一切發生在短暫的網路空間中,但仍然是有形的和可觸摸的。


無論是個體的自我還是世界的靈魂,都不能僅僅在一個位置或另一個位置找到,而是在中間的空間、空隙、空洞和未知中找到。在這裏,創造力可以找到自己的聲音,並展示自己。在這裏,一個人可以獨自勇敢地等待多重影響的到來,這些影響圍繞著每個獨立的個體。運動,在兩者之間的空間,為改變一生的新的合成和創新打開了可能性。重點不應該放在這一個極點或另一個極點上,而應該是什麼都不做。換句話說,也就是中國人說的“無為”,它的定義是——不費力氣的行動,通過不行動來行動的狀態。在我看來,在這個中間的地方,不專注於目標的流動,具有超越恩典的最高潛力,就像西方傳統中描述的超然的和不應得的免費禮物;這是在分析中進行有意義的互動或發現自己的創造性火花的理想場所。


榮格說到:如果我們能以這樣一種方式生活,即本能的要求得到盡可能多的承認,那麼整個人格的重心就會轉移。它不再存在於自我,而自我僅僅是意識的中心,相反,它位於意識和無意識之間的一個可能被稱為自性的假設點上。(榮格1931/1962)(卡特2012,31)



泰坦的藝術


   隨著近期事件不斷發生,就好像泰坦掙脫了在塔耳塔洛斯的囚籠,那個自從他們與奧林匹斯的史詩般的戰鬥中失敗後就被囚禁的地方。奧林匹斯是一個擬人化的種族,被描述為比泰坦更加精煉和優越,泰坦據說是無形象和無形的,以過量和虛空聞名(Lopez-Pedraza, 1990)。泰坦的存在與自然災害,如火災、洪水、泥漿、地震等自然災害一起衝擊我們的意識;也許現在,它們已經在疫情以及社會和政治制度的極度分裂中表現出來。它們在很大程度上震撼了我們的世界,提醒我們,作為人類,我們沒有它們所擁有的力量。對希臘人來說,泰坦可能代表了自然本身,一種人類無法控制或理解、不可抗拒的、無限的力量,這種力量導致了對個人和團體存在可能被毀滅的恐懼和持久的焦慮。


對我們來說,在過去的一年裏,我們受到了微小的、看不見的病毒分子的深刻影響,這些病毒分子繼續變異並合作生存,同時以巨大的力量感染和殺死人類;它們以一種緊急系統來運行,對人類來說是致命的和危險的,但它們通過誘騙的變形和變異來維持生命的能力是創造性的;除非我們都注射了疫苗和獲得了群體免疫,否則它們將設法永世長存。我們可以把人類和這種強大病毒之間的戰爭比作奧林匹克人和泰坦之間的史詩般的戰爭。


我們如何應對我們自身以及我們這個支離破碎、痛苦深重的世界的微小但巨大的力量?我建議我們可以通過共情和藝術找到通向創造力和再生的大門;通過泰坦的記憶女神梅努莫辛涅,她化身為她的女兒繆斯。(JAP20214)再一次,對記憶女神和她的女兒們的反思是很重要的因為她們代表了記憶,是哀悼過程中的一個重要元素因為我們都必然並最終走向死亡。


   通過藝術,我們找到了定位自己的機會,我們的各個面向曾迷失在周遭創傷事件中。恐懼和焦慮是真實存在的,並從個人心理到國家政治的各個層面產生分裂效應;創傷之外記住和體驗我們自己的方方面面是至關重要的,這樣才能再次建立健康的平衡和凝聚力。音樂、詩歌、小說、舞蹈和戲劇的益處不可低估,因為它們為我們打開了更廣闊的視角和一系列情感體驗,有助於補償這一時期的極端壓力。參與藝術的時刻允許思考和感覺所需的平衡,作為整體思維/大腦/身體整體功能的合作者。藝術在瞬間將我們聯繫在一起,並隨著時間的推移將文化傳遞給一代又一代(Carter, japan 2020)


我們感謝為專案作出貢獻的人和來自世界各地的觀眾,並希望所有人都能繼續訪問ARAS/“藝術和心靈”虛擬畫廊的50幅圖像。我們深信,這個系列有它自己的生命,它將持續傳遞一種相互連接、陪伴和持久希望的感覺。


               Mater 2/皮娅·因巴尔/混合媒/113 x 113厘米/2011年/艺术家自有


這個交織著焦虑、不确定、不安希望、並对社会价值和伦理有著深刻质疑的时代,我推薦这幅皮娅·因巴尔創作的作品,它代表了我们怀孕的地球的(http://www.piaimbar.com/)。對我來說,這是一個有力的提醒:照顧好這個地球非常重要,因為我們最終要把它留給我們孩子,我希望當前的危機能孕育洞察,得出更尊重這個星球上的所有形式生命的解決方案和決策。

























IAEAA章程
>
國際表達性藝術分析學會(IAEAA)候選表達性藝術分析師申請與考核條例 國際表達性藝術分析學會(IAEAA) 候選表達性藝術分析師申請與考核條例 一、申請IAEAA候選表達性藝術分析師 申請者須提交申請函,表明接受IAEAA章程,倫理守則,自願加入成為IAEAA候選表達性藝術分析師。 申請者須提交個人簡歷,需要說明自己從事表達性藝術的經歷,所接受的專業訓練(個人分析、實習與督導等)情況。 通...
>
倫理守則Code of Ethics表達性藝術諮詢與分析倫理守則(IAEAA)總則:1. 守則闡明了當前或者未來的表達性藝術分析師需要共同遵守的倫理責任及其性質。2. 守則幫助表達性藝術分析學會建構其使命。3. 在表達性藝術分析師開展專業工作和行動的時候,守則作為一種倫理指南,協助分析師最大程度利用好表達性藝術諮詢與分析,並促進表達性藝術分析學會的發展。4. 守則作為針對表達性藝術分析師倫理...
>
國際表達性藝術分析學會章程 第一章 總則 第一條本會名稱為國際表達性藝術分析學會,英文譯名為International Association for Expressive Arts Analysis (IAEAA)。 第二條本會為依法設立之專業性及非營利性社會團體。本會以推廣有關表達性藝術分析在心理衛生、教育與實踐領域的應用為宗旨,為成員提供通過國際表達性藝術分析學會,參與學術年會報告、研...